新闻动态 NEWS
行业动态
 当前位置: 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 >

多管齐下 抵抗家具行业抄袭现象

时间:2014-05-19 22:54来源:办公家具网 点击:
     知识产权保护,毫无争议地成为了家具行业近些年的热点之一。面对家具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各种疑难,各位业内人士以及相关专家认为,只有企业、行业、政府和社会多管齐下,才能达到相应的起色。
     除不时有知名品牌被告上法庭之外,每年的家具行业展会都会发生一两起“踢馆”事件。是抄袭的人越来越多?还是保护难度太大?家具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之路到底该怎么走?近日,聚集了卖场、知名家具品牌、行业协会、学院教授、政府官员以及法律界人士的“家具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”指出,在企业灵活运用法律手段、行业联手的同时,相关制度的不断完善才能更好地实现“知识产权保护”。
     抄袭现象长期困扰行业
     在 中国家具发展的历程中,抄袭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词语,有人笑称是“国内抄国外,小牌抄大牌”。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朱长岭也表示:“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是长期困 扰行业的问题,抄袭外观设计的现象在行业内常有发生。”行业早年的发展历程就是尽快把国外产品发展成为国内产品。“我们每次去意大利,意大利协会每次都反 映我们的企业抄袭他们的东西。”十多年来,随着中国家具企业越来越重视原创设计,国内也出现了一批原创设计家具企业,但他们也迅速遭到了国内企业的模仿。 朱长岭曾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解释:“家具很少有技术专利,大多是外观专利,而且外观模仿起来不难,所以设计得好的样子,经常被抄袭。”而另一个客观 原因是,当厂家设计出好的款式产品时,往往需求很大而产量不足,其他的厂家就会模仿推出同样的产品来。不过,朱长岭也表示,行业在进步,“最近两年用法律 的方法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已经有了先例,各大展会也都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投诉点。”
     电商新侵权形式频现
     随 着近些年电商的迅猛发展,家具行业的侵权也出现了很多的新形式。百强家具法律顾问蒋博表示,在网络销售平台上出现了不少小作坊形式,“不知道他们的工厂在 哪儿,只在销售平台上销售,公布我们的信息,如果起诉的话,我们连相应的被告都找不到。”曲美家具的法务经理魏欣欣也表示,对小作坊的侵权深有感触。“江 苏卖场的小工厂抄袭我们的产品,当我们组织诉讼时,小作坊已经注销了,导致我们无法维权。”华日家具技术中心经理陈风义也有同感,在电商搜索中会出现很多 其他类似商标品牌,“甚至有很多小企业以抄袭速度快而感到自豪。”
     大品牌抄袭具破坏性
     与 小作坊的无处追寻相比,一些大品牌的抄袭更让原创企业愤怒。北京家具品牌联盟理事长、荣麟世佳董事长戚麟表示,在抄袭现象中,小品牌的抄袭并不能迅速产生 影响,反倒是一些大品牌的抄袭对原创企业伤害很大。戚麟认为,行业内真正研究设计的很少,更愿意抄近道,而有些大企业越来越多的走抄袭路线,这让其倍感无 奈。“这些具备一定研发能力的大品牌有相当的规模和渠道,其抄袭产品的速度有时甚至超过了原创企业的推广速度。”
     而当原创品牌与抄袭品牌在 渠道发展方面发生重叠“共处一室”—同在一家卖场的时候,这种伤害尤为明显,不仅影响销售,还伤害品牌。双叶家具常务总裁高非对此深恶痛绝:“有的不仅抄 袭外观,还会抄袭工艺,时间一长,会与原创越来越接近,这个时候会反咬原创品牌一口。”抄袭者的“口头宣传”对“品牌的伤害是最致命的”,“这对整个行业 的诚信和发展都是一种莫大的破坏性影响。”
     探因
     知识产权认识仍待提高
     不 单是家具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高,从大的政治经济环境来讲,我国整体的知识产权认识处于一个渐进的阶段。有人士表示,改革开放初期,我国倡导的是“一 家引进,百家享用”,知识产权概念与之是相互矛盾的。直到发展中期,随着认识的提高,才慢慢有了知识产权的概念和意识。
     中央党校副教授张汗飞表示,目前国家处于关键的转型升级阶段。“我国被冠以世界工厂的称号,但却没有成为世界企业。”他指出,随着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,传统要素对知识产权的增长日趋不重要,应把知识产权作为创新的重要手段,这也会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。
     创新成本与收益不匹配
     张汗飞指出,虽然目前国内已经认识到对家具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,但目前存在的问题仍很多。为什么抄袭日益严重?他认为,这是在市场中,创新成本和创新收益的不匹配,抄袭成本与抄袭收益的强烈对比导致的。
     专利侵权取证难赔偿低
     具体到家具行业本身,发生知识产权纠纷之时,企业在采用法律手段保护自身权益的过程之中,往往会遭遇各种难题,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企 业维权的积极性,也降低了抄袭企业的成本和风险。在这些难题之中,常见的就是取证难。京华时报记者了解到,在家具知识产权侵权案中,包括外观专利侵权、商 标侵权,在赔偿数额方面,往往依照权利人损失、侵权所得利益以及权利人的许可使用费的顺序赔偿,但在取证时往往较难,最终大多数采用法定赔偿,而专利法规 定的法定赔偿数额最高是100万,包含律师费以及调查取证的合理开支。这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企业的维权积极性。“很多同行朋友反映没希望,别打了,即使判 下来了执行也有很多困难。”高非说。陈风义也表示,华日家具进行的有些侵权官司最终不了了之,“原因是特累,特烦,周期长,细节把握不到位。”而荣麟世佳 也曾因为取证难,最终与某侵权企业选择了庭外和解。
     除了这些客观因素,高非还谈了一个很让人意外的感受,那就是人情关难过。“行业里有很多人都是做家具多年,即便是侵权官司的对手,大家的老一代人可能都是朋友,就会有很多人情在里面,即使打完官司,也会有很多朋友做中间人。人情这关很难过。”
     面对家具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各种疑难,各位业内人士以及相关专家认为,只有企业、行业、政府和社会多管齐下,才能达到相应的起色:企业需灵活应用法律手段保护权益;行业需加强联合,形成尊重原创抵制抄袭的风气;政府也应进行引导,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制度。

河内时时彩人工计划专业团队